「對事不對人」跟「對人不對事」的口氣和態度上會差很多。

常常聽到別人說,「我們對事不對人」但聽完整個過程中,實際上就是「對人」。

我在想,是不是我們這個年紀的人大多都還不太會拿捏口氣,

或是不知道「對事」應該要怎樣表現自己的不滿,又能夠不傷和氣。

可我覺得,要提出不滿,多少都會傷點和氣,除非可以說服人家。

 

經過幾個事件下來,統整出目前看過所謂的「對事不對人」之方式。

第一個動作:提出不滿及需要改進的地方。

第二個動作:開始討論,然後舉出對方做錯的所有例子。

第三個動作:開始緩和氣氛,但氣氛已快接近冰點。

第四個動作:開始感性時間,不停地說感謝的話,然後強調自己是「對事不對人」

第五個動作:假性歡樂結束。

 

團體的話就是在「檢討會」這種東西裡.....

要是話題偏了就很難拉回正題,尤其當大家一致的想要指責某人時,就會被拉走。

但其實有問題的並不是只有這個人,有時候甚至會牽扯到多數暴力吧我想。

我還沒碰過真的讓我佩服到不行的會議主席,就算連我自己是某個活動的主導人,我也不覺得自己開的檢討會是成功的。

個人的話,就是在「被誤會、被傳流言蜚語」.......等等,各種衰到不行的事件裡。

 

舉例來說,我在大學裡遇到的第一個檢討會就是讓我最為印象深刻的。

當時認為上面的人不願意相信我,應該說他們想要管到所有事情,每個細節都要清清楚楚。

為什麼會這樣認為,因為他們在某件事情打電話跟我說:「你做成這樣,要我怎麼相信你!」

好聽一點可以說是追求完美,但實際上對我這個負責人來說,卻是不能好好做事情的原因之一。

不能相信你的負責人,那你為何要把這個工作交給他?

在這邊我不再多做解釋,畢竟我的錯誤都已經深植在他們腦袋裡,我到現在對他們也沒有釋懷過。

因為那種感覺就是被傷害,被不認同,即使我努力過,但他們沒看見還是一樣。

 

而高中時辦活動,那個檢討會就是所有「過來人」抨擊「初學者」的一個舞台,我非常不認同。

我不喜歡參加那些檢討會就是如此,檢討會變成「將所有問題放大檢視」的血腥戰場。

尤其是被指責的對象,解釋永遠被認為是藉口,或是遭到上面的人用許多主觀的說詞來攻擊。

主導人看似佔上風,但有可能他自己也有問題,他卻不知道,或甚至是「認為理所當然」、「自己沒錯」。

 

有過作為批評人與被批評人的經驗(除了有些人真的是讓我深深感受到他就是「如此」之外)

我也希望自己在處理事情時要對事不對人,畢竟很明白那種感受,有苦說不清或是沒人願意支持你的立場。

主導某件事情時,我頂多只會要求負責人提供目前的進度,有問題就告訴我,但我不會親自去管那件事情,

因為就是被這樣對待過,所以清楚什麼該由我處理,什麼可以交給他們去做。

但有一次我似乎也踏進了「對人」的圈圈裡,雖然後來有好好地講開,但真的還是有點傷和氣。

下次又有同樣的領導機會時,我會把這次的錯誤改進,那就是「有什麼不滿或是不接受的,就直接和對方說清楚」。

但要注意的還是口氣、態度等等,趾高氣昂的態度對事情的成功並沒有多少幫助。

 

所以......要學習的真的還是很多,說話的藝術這學分很難拿,大多是個性使然,除非找對方法否則還是一樣。

後來想,也許「大智若愚」是個好方式,很多人靠著「有智慧的裝傻」避免掉許多問題,

或是找個固定的傾訴對象,還有諮詢對象,這個人最好是局外人,畢竟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嘛...

創作者介紹

Mione Li :: 偶然 間彩妝工作室

Mi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